您的位置: 山西信息网 > 健康

神奇的项链 (八八)事情怎么会是这样

发布时间:2019-09-26 02:57:30

神奇的项链 (八八)事情怎么会是这样

当一众神魔在千里眼的带领下,来到了大亲王的住所时,大亲王还没有回来。因为,他的肉身还在那儿静静的端坐着,没有一丝生气。

众神魔先都施了法,把自己的身影隐藏起来之后,才飘到了大亲王的面前。最前面的是魔王、开儿还有安仟仟,在他们身后的就是九公、四爵、甘云等众多的高级神魔了。

开儿和安仟仟因为心急,所以,她俩也就冲在前面,当看到大亲王的上眼皮时,开儿竟然长吸了一口大气。心,不由得直往下沉。心说:魔圣前辈最担心的事情,最终还是发生了!这个可恶的梅福啊!你这绝对是作死的速度啊!只可惜,你自己还不知道深浅的在做梦吧!你作融会贯通不要紧,你还要拉多少垫背的呀?

“老前辈!您这是?”魔王是何等的聪明啊!当他听到开儿吸气的时候,他的心不由的直往下落。知道,事态一定是不乐观了!

“世儿,先回宫再说吧!”这一次,开儿居然没有称呼魔王,而是叫着他的名字!这个称呼没有让魔王觉得亲近,倒是让他紧张的心里又凭添了几分的压抑。

“回宫!”魔王知道开儿既然这么说,自然是有她的道理,所以,也没问原因,直接就下令回宫了。

这一行神魔回到宫里,开儿便对九公轻声交待:让其它的神魔先退下。只留下王室内部的几位神魔及政务官和甘云就行了。

九公也没问原因,认真的照做了。九公是谁呀?在大事大非的时刻,那智慧可绝对不是平凡的小魔所能比的。

当众神魔退下之后,安仟仟拉着开儿的手,她已然读出了开儿的心思,却又不能做什么!毕竟,自己对赤炼青的了解还是太少太少了。应该说:真的没有发言权。

“老前辈!您先休息一会儿!”魔王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所以,他也没有急着追问。因为,他心里明白,能让一直开朗的开儿如临大敌,那这件事情绝对不会太简单了。

“魔王,你们要有个思想准备,梅福这一次的伤害力太大了,就算是我亲自出手,也无法档得下了!”开儿看着那些神魔都飘走了,才慢慢的对魔王及九公他们说道。

“老前辈,有这么严重?”九公看着开儿的表情,他担心的先开了口。

“世儿,这些天,你们也挺累的了,先都回去休息一下吧!容我想一想!”开儿倒也没接九公的话茬儿,只是很疲乏的对魔王说着,话说完之后,她就直接闭上了眼睛,就象是睡着了一样,再也不理众魔了。

看到开儿的样子,魔王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做了个‘大家各自散去’的手势,只把开儿留在了大殿之中,带着其它的神魔飘出来了。

此时,在梦幻天堂的魔圣正在悠闲的弹着琴,悠扬的琴声招来了百鸟的齐鸣,招来了百兽的狂舞,整个的景象是那么的和谐而美好。

“好美妙的音乐啊!”就在魔圣感受着这美好的情景之时,在她的身后传来了一声轻快的赞美声。

“青王子,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魔圣看到站在眼前的赤炼青,很惊讶。用她那迷倒天下众生的美眸看着眼前的蛇王子,用那天籁之音问道。虽然,这只是一句再普通不过的话,可是从她的嘴里说出,却是那样的动听!

“你说呢?自然是想你了!”蛇王子满眼深情的看着,眼前的女子,他看了十几万年,却还是看不够!只要分开一会儿,就会深深的思念。此刻,他用了浓的化不开的爱宠的眼神看着她,说着发自内心的情话。

“青王子,你去了解清楚了吗?看你的眉头皱着,想必是不顺畅吧?”魔圣只是柔柔的一笑,声音软糯的说着。也只有她才能在瞬间就能看出蛇王子的烦心和无奈。

“还是你最了解我!是啊!我的侄重孙们又要不安份了!”赤炼青不由的叹了口气,很是无奈的说着。

“我已经让开儿去处理了,你就先不要烦心了!晚辈儿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吧!我们也不能永远的跟着他们吧?”魔圣笑魇如花的说着。

“只是,这一次,火日要捅大篓子了!怕是要犯天条了!”赤炼青忧愁的说着。

“真的有这么么严重?”赤炼青的这句话,让一直都沉稳的魔圣也不仅失了色。

“是啊!”赤炼青无奈的摇摇头。便坐在了魔圣的旁边了。

“青王子,开儿一会儿就回来了!看看情况怎么样再说吧!”魔圣慢条斯理儿的说着。说来也奇怪,魔圣只是说了这么两句话,那赤炼青刚刚的不安就随着消失了。

“圣儿,假如,这一次的事态真象我预想的那样,你可愿意随我回趟蛇界?”赤炼青温柔的看着魔圣,轻柔的说着。

“我愿意!”魔圣一点都没犹豫,就那么定定的看着赤炼青,软糯而坚定的回答着。

“圣儿,今生有你!夫复何求啊!”赤炼青听到魔圣的回答,从心里觉得真是圆满!

魔界的魔王寝宫里,魔王把大家都打发回去休息了。他也想趁着这个时间休息一会儿,因为,他从开儿前辈的表情上已经看出:这次的事态一定很严重。若不然,开儿前辈是不会一脸凝重表情的!所以,他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安仟仟就那么一声不响的、安静的坐在床榻上,象是在思考着什么,又象是闲眼休息。总之,她一点的表情也没有。就那么安静的象不存在一样。

“仟仟!累了吧?”魔王看着自己的妻子一点精神都没有,他关心的上前把她抱向自己,让她的头枕在自己的肩上,并帮她摆了个比较舒服的姿势。

“魔王!我――”安仟仟感觉到了魔王的用意,本能的想拒绝,可是,话刚才说出口,就看到魔王把右手的一根食指放在了嘴边,做了个‘嘘’的禁声动作,她竟然被魔王的表情逗笑了。也就放弃了拒绝的想法,由着魔王了。

“仟仟!累了就休息休息!什么都不要想!一切有我!”魔王体贴的拍了拍安仟仟的后背,那动作里轻柔的满含深情。

“魔王!谢谢您!谢谢您一直对仟仟的关心和爱护!”安仟仟听到魔王的话,心里由衷的感动。记得在家的时候,经常的听人议论:男人只对爱的人才会说:一切有我!

“仟仟!你记住了,永远都不要对我说谢谢!为你做什么,都是本王心甘情愿的!”魔王低头看着安仟仟,特别深情的说着。

“可是,魔王!仟仟对您,除了说谢谢,真的不知道应该如何表达对您的感激。”安仟仟也从开儿的心里读到了一丝的不安,所以,她想把对魔王的感激表达出来,怕错过了,就没有机会说了。

“仟仟!遇到你之前,本王从来不相信缘份和命运。总觉得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魔王依然深情的看着安仟仟说着,眼睛里是一团浓浓的、化不开的深情。

“您是魔王,手里掌握着多少神魔的命运啊!当然,不会信什么命运了!只有我们这些小人物,才会信命运。因为,我们无能啊!呵呵!”安仟仟听着魔王的话,忽然,就想起了自己从前在家工作的时候,所以,她无奈的笑着说。

“仟仟,可是,自从本王遇到了你,所有的想法都变了,都不一样了!”魔王的话说到这里,不由的闭了闭眼睛

神奇的项链  (八八)事情怎么会是这样

,想起了第一次见到这个小女孩儿的时候,那个场景,现在想起来还觉得很好笑。

“对了!魔王,您为什么会对我这么好啊?”安仟仟忽然后知后觉得想到了这个问题,好象是一直以来,都没有问过啊!

“真是个小迷糊!现在才想起来问啊?”魔王宠溺的捏了一下安仟仟的鼻头,笑了。

“我?”安仟仟本来想说:你是高高在上的魔王啊!我哪敢随便问啊!可是,这话又不能张口就说呀!所以,她只是说了一个‘我’字,就说不下去了。

“仟仟!想知道我最初是在哪里遇到你的吗?”魔王一想到自己第一次见到这小女孩儿的时候,不由的就想笑。也就是这一次的不期而遇,让自己的心就那么遗落在她的身上,再也无法自拔。

“魔王!您不是在九公的石室里见到我的吗?”安仟仟努力的想了想,好象是自己第一次见到魔王的时候应该是在魔界。来魔界之前,自己从来也没见过他。只是,总会在梦里梦到,不过,那梦中的男人,虽然,和魔王很象,却绝对不会是魔王的!只是一个长的和魔王很象的男人而已了!

“仟仟,本王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可不是在魔界。”魔王笑着对安仟仟说着。

“不是在魔界?怎么可能啊!”安仟仟一听魔王这么说,她一下子坐直了身子,用绝对不相信的语气看着魔王说道。

“仟仟,你的项链还戴着吗?”魔王很自然的伸手摸向了安仟仟的脖子。

“项链?当然戴着了,这可是我外婆给我的。”安仟仟一说完,也不由的伸手摸向了自己脖子上的项链。大脑也不由的在想:刚刚还在说: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怎么又说到了项链?

“仟仟,还记得你丢项链的那天晚上吗?”魔王笑着并认真的把安仟仟的脸扭向了自己。

“魔王,您怎么知道我丢了项链?”安仟仟听到魔王的话,不由的一楞,好象很多的事情,一片片的拼凑起来了。可是,却拼凑的不是很完整。因为,这条项链对自己特别重要,所以,印象特别的深刻。而且,自己所有的变化,都是从丢了项链那天晚上开始的,尤其是自己经常的做了那些奇奇怪怪的梦,也都是从那天晚上开始的,还有,那个和魔王长相一样的、经常出现在梦里的男人。

“本王当然知道了,因为,那条项链就是被本王拣到的呀!不然,你还能找到吗?”魔王乐呵呵的说着。

“魔王!您说什么?项链是被您拣到的?那我梦里的那个――”安仟仟一听,才忽然想到,是啊,自己的项链在家的时候就丢了呀,可是,自己从大周回来之后,好象项链就在自己的身上,因为很自然,自己却忘记丢项链这件事儿了。现在魔王一提起来,她的心里忽然想通了很多的事情,她的身体不由得一抖,事情怎么会是这样呢?(未完待续。)

保定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保定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保定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保定治疗睾丸炎方法
保定治疗睾丸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