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山西信息网 > 游戏

兵王归来 第四八七章 似乎上当了

发布时间:2019-09-24 17:07:18

兵王归来 第四八七章 似乎上当了

不是雷东不给怀特希望,而是根本就没有往这方面想。[燃^文^书库][]

纳达尔一家已经被复仇的怒火快要逼疯了,必须给他们一个情感宣泄的机会,否则的话没人知道他们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来。

一个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的家庭,一群把复仇当成神圣使命,相信复仇而死会进图天堂的人,一个可以眼睁睁的看着儿子开着汽车,带着液化气罐去自杀袭击的父亲,没人敢怀疑他们疯狂的决心。

按照组织的标准,这样的人绝对会划分到不稳定因素当中去,是可以直接出手清除掉的。

事实上,全世界几乎所有黑暗组织,在面对这种局面的时候,采取的方式都是果断击杀,以绝后患。

可是雷东做不到,因此就只能想尽方法来安抚他们。

一个晚上,从夜里十二diǎn半到清晨五diǎn,雷东搜索了十一个街区,抓住审讯并杀死了七个黑死徒,最终确定了哈里里的位置,并在凌晨到来之前割下了他的头颅。

现在,纳达尔一家的仇恨应该大部分宣泄掉了,应该不再要求立刻杀死阿齐兹了吧。

所谓收拾东西,其实只是一根拐杖,但这却是一件高科技装备

兵王归来  第四八七章 似乎上当了

xiǎoxiǎo一根拐杖,从外观上看不出一diǎn猫腻,但里面却藏着短剑,钢锯,钻头和毒针,堪称一把杀人利器。更重要的是,这还是一部定位仪,通讯器,和苏xiǎoxiǎo联系全靠它了。

然而当初因为要扮演一个老头子,这才选择了手杖,可是现在自己要变成黑死徒,而且是一个不到三十岁的黑死徒,再拄着一根拐棍显然不合适。

于是雷东将拐杖拆开,单独把通讯器拿出来,安装在鞋子下面。

至于拐杖主体,雷东打算送给纳达尔,他已经六十多岁了,驻拐杖不会被人怀疑,在必要的时候还能够救他一命。

做好决定,雷东就坐在窗口,盯着前方的大街,等待阿齐兹前来。

不到五分钟,一阵嘈杂的脚步声传来,似乎纳达尔家里的人都来了。

雷东回头,果然看到包括怀特在内的六个人站在身后,除了怀特显得有些不高兴之外,其余五个人都是眼睛红肿,似乎刚刚哭过一般。

“尊敬的麦克雷先生,我为我们以前对您的误会和无礼表示深深的歉意,我们错了,不该对你大喊大叫,更不该质疑您的勇敢和忠诚。”老纳达尔无比庄重,腰弯的快要触到地上了。

“纳达尔先生,你这是干什么?”雷东连忙过去扶住老纳达尔。

“你杀了哈里里,为我们纳达尔家族十五个死难者报了仇,您就是我们的大恩人!”老纳达尔却执意弯着腰,説道:“当初,哈里里闯进我儿子的婚礼现场,杀死我十四个亲人的时候,我就对真主安拉发誓,无论任何人,只要能杀死哈里里,我就把我的一半财产送给他。”

雷东摇头:“我真的不需要你的钱。”

老纳达尔继续説道:“前天,当我的xiǎo儿子开着车,冲向黑死徒的检查站的时候,我同时在向安拉祈祷,希望能用我儿子的鲜血洗刷整个家族的仇恨。可是很快我就知道,我们弄错了,那个哈里里根本就不在检查站。”

怀特説道:“那能怪谁,你们应该先去侦查,连谁在那个地方都没弄清楚,你们就敢去拼命?”

“您请我説听完!”老纳达尔説道:“于是,当天晚上,我再次以安拉之名发下誓言,如果谁能杀死哈里里,我不但把我百分之七十的财产送给他,还将我最珍爱的宝贝女儿阿米达送给他!安拉保佑,终于让我达成愿望了!”

雷东心中暗道:“阿米达真是你的亲生女儿吗,你真的爱她吗?她如果真是你最珍爱的人,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送人了呢?”

怀特立刻就皱起眉头,説道:“不对啊,老先生,这和你昨天给我们的承诺不一样,互相冲突!”

“怀特先生,其实这并不冲突,因为决定支付报酬的人是我。无论你们两个谁杀死了哈里里,我都会兑现我在真主安拉面前承诺的一切。只是,麦克雷先生采取了行动,你却整晚上都在睡懒觉。”老纳达尔转向怀特,鞠了一躬説道:“当然,其他承诺依然有效,巴格达迪,沙和曼,阿齐兹,每一个人都价值几百万美元。只不过,阿齐兹暂时还不能杀,因为麦克雷先生还有用。”

怀特简直无语了:“你只把巴格达迪和沙和曼留给我,那还不如悬赏五百万让我刺杀奥巴马呢!最起码,刺杀奥巴马如果不成功的话,很可能死不了,即便是死也不过一粒枪子的事。但是刺杀前面两个,无论成功还是失败,死的一定很凄惨。”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没想到老纳达尔虽然对中国人有偏见,但居然还知道几个中国谚语。

郑重其事,不过是表示一下感激,雷东并不感冒,説道:“纳达尔先生,我只不过是执行一次命令而已,等任务完成之后,我就会离开阿勒颇,你们很可能永远也见不到我了。因此,你的财产和美丽的阿米达xiǎo姐还是你的。”

“不,这些已经是你的了!”老纳达尔很固执。

“施恩不图报是中国人的传统美德,我只希望你能通过这件事情对中国人的看法稍微有些改观就行了。”雷东兀自恼怒他们説中国人的那些话。

“麦克雷先生,你是一位勇敢,睿智,道德高尚的人,通过你,我已经对中国人的看法发生了根本性的转移。”但是老纳达尔更倔强,直起腰庄重的説道:“我尊重你们的传统,但是你也要尊重我们的传统。我以真主安拉之名发的誓言,如果不能履行,那就是对伟大的安拉的亵渎,我们一家子都会受到安拉的惩罚,永远在地狱的烈火中煎熬!”

“麦克雷叔叔,求您救救我,我不要下地狱!”xiǎo纳达尔惊慌失措,他显然对爷爷的话深信不疑。

这涉及到人家的宗教信仰,雷东可不敢信口开河。

好在钱财并不是什么坏东西,既然人家拼命要给,拿一部分也就是了。

反正老纳达尔的财产都在国外,他能不能活着离开阿勒颇,能不能顺利完成交接都是个问题,现在最关键的是让老家伙不要再纠缠了。

于是雷东説道:“既然如此,等你们平安离开阿勒颇之后,我会派人去接受属于我的那一部分财产的。”

老纳达尔露出一丝笑容,但却继续追问:“阿米达呢?”

雷东一耸肩:“这个真的无能为力,原因我昨天已经解释过了。”

“办法总是有的,比如……麦克雷先生可以皈依伊斯兰教?”老纳达尔充满期待的看着雷东。

“对不起,我有我的信仰!”雷东认为,这句话就在足够了。

既然我尊重你的信仰,你们你也就应该尊重我的信仰,这是相互的。

果然,老纳达尔立刻就打消了这个念头,而是叹了一口气,略显悲哀的看着阿米达,説道:“我的女儿,看来只有一种选择了,你……”

“父亲,我愿意!”阿米达突然站直了身子,以无比庄严的语气説道:“父亲,今天是我最后一次叫您父亲了。亲爱的父亲,感谢您给了我生命,感谢您养育我到十六岁,我真的很爱你!”

“我也很爱你,我可爱的阿米达!”老纳达尔老泪纵横,颤颤巍巍的抱了一下阿米达。

雷东被弄得莫名其妙,问道:“你们这是……”

“主人!”阿米达突然上前一步,跪在雷东面前説道:“我以真主安拉的名义起誓,从今往后,我就是您最忠实的奴仆,无论你让我做什么,我都会毫不犹豫的去做,哪怕你要拿走我的贞操,拿走我的生命都义无反顾!”

雷东连连摆手:“啊,你这是干什么,我説过我们国家已经废除奴隶制了,我不需要奴仆!”

“阿米达姑姑……”xiǎo纳达尔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眼圈一红,就要往阿米达身上扑。

“站住!”老纳达尔一声断喝,伸手把孙子拉了过来,严厉的説道:“阿米达现在已经不是你的姑姑了,她现在是麦克雷先生的仆人。你再叫她姑姑,就是对麦克雷先生的不尊敬,也是对你尊贵的身份的亵渎,懂了吗?”

“我懂了!”xiǎo纳达尔吓坏了,眼泪在眼圈中直打转。

“尊敬的麦克雷先生,我知道在当今的世界已经废除奴隶制了。但这是中东,是阿拉伯世界,我们执行安拉的旨意,我们把女儿送给救命恩人做奴仆是安拉允许的。”老纳达尔早就想好了説辞,説道:“当然,你有权利拒绝,但阿米达也就没有必要生活在这个世界了。”

雷东苦笑:“没有这么严重吧?”

“比你想象的更严重,被拒绝将会是一件耻辱的事情,而穆斯林的女人是不会让耻辱伴随自己一生的,唯一的解决方法,就是用自己的生命和鲜血来洗刷耻辱!”阿米达説完,突然拔出匕首,对准自己的胸膛,説道:“麦克雷先生,请説出你的决定吧?”

雷东傻了,想去把阿米达的匕首夺过来:“你们……你们怎么这样呢?”

“别动,否则我立刻自杀!”阿米达紧盯着雷东,手腕突然用力,胸口顿时出现一片血红。

“好吧,我答应你们!”碰到一群传统的疯狂维护者,雷东也没了办法。

“多谢主人!”阿米达一时虚脱,匕首掉在地上。

“尊敬的麦克雷先生,我恳请你无论如何也要带着阿米达离开阿勒颇,去中国,哪怕去非洲的蛮荒之地都行!”老纳达尔眼睛湿润了,无比留恋的看着阿米达。

雷东突然有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这不会是想借我的力量,逃离死亡之城阿勒颇的计谋吧?

来源

北京治疗白斑的医院
济南治疗宫颈炎费用
松原性病医院排名
北京国仁医院可以报销吗
长沙阳光不孕不育医院欧阳紫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