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山西信息网 > 时尚

过半仩市银行资本充足率下降面临新壹轮资本

发布时间:2019-10-09 23:36:24

  资本充足率可能将替代贷存比成为制约银行业务扩张的最重要因素。根据16家上市银行中报的数据,其中一半的银行资本充足率或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较上年末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降,有个别银行的资本充足率水平甚至已低于银监会规定的银行需在2018年前达标的水平。在这一背景下,新一轮银行补血融资的大潮已经开启。

  部分银行资本充足率“逼近”监管红线

  根据16家上市银行日前公布的中报,在这16家银行中,有农行、中行、招行、中信、光大、北京银行、南京银行和宁波银行8家银行的资本充足率或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较上年末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降。其中,6家银行的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较上年末双降。

  南京银行资本充足率下降较快。南京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为10.97%,比2013年末的12.90%下降1.93个百分点,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和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8.78%和8.79%,分别较上年末下降1.32和1.31个百分点。另外,中信银行资本充足率为11.24%,也比上年末降低1.18个百分点。

  值得注意的是,部分银行的资本充足率水平已经低于到2018年底的银监会监管指标。根据银监会2012年12月7日发布的关于实施《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过渡期安排相关事项的通知要求,到2018年底,系统性重要银行核心资本充足率及资本充足率需要分别达到9.5%和11.5%,非系统性重要银行分别达到8.5%和10.5%。

  查阅上市银行中报可知,截至2014年上半年末,北京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为10.38%,比2013年末的10.94%下降0.56个百分点,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和一级资本充足率均为8.48%,比2013年末的8.81%下降0.33个百分点;华夏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为9.95%,较年初增加0.07%,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均为8.20%,较年初增加0.17%;农行核心一级及一级资本充足率由去年底的9.25%降至8.65%,资本充足率由去年底的11.86%升至11.89%。

  另有一些银行的资本充足率水平“逼近”监管指标。如招商银行,截至6月末,其资本充足率10.89%,比年初下降0.25个百分点;一级资本充足率与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均为8.73%,比年初下降0.54个百分点。另外,光大、南京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也低于11%的水平。

  大行小行压力都大

  从已公布的中报可看出,不论是城商行、股份制银行,还是四大国有银行,面临的资本压力都不小。“2009年工行、中行、建行刚上市时,它们的资本充足率都非常高,业务发展几乎不存在资本充足率的约束,放贷款空间非常大。但站到今年这个时候看,不论是贷存比还是资本充足率,无论是大银行,还是小银行,压力都非常大。”一位国有大行人士表示,在稳增长的背景下,政策层也要求银行的贷款保持一定增速,但资本成为贷款增长的约束之一。

  数据显示,3家上市城商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和资本充足率水平均出现下滑。业内分析人士指出,由于城商行主要做当地国企的批发业务,批发业务相对零售业务风险较大,资本消耗也大。另外,不少城商行都有向其他地区扩张发展的冲动,对资本的渴求可见一斑。

  与此同时,国有大行中的中行和农行部分指标也出现下滑。农行管理层指出,一级资本充足率环比下降0.83个百分点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二季度实施了575亿元的分红,影响了资本充足率0.55个百分点;二是受内评法的影响,农行作为首批实施高级资本管理办法的银行,半年报按照新口径统计,超额拨备需要计入二级资本,即超额贷款损失准备差异部分按9.52倍调整计入风险加权资产,这对一级资本充足率产生了较大影响,拉低其1.01个百分点。

  “银行运行有顺周期性的特点。银行实施高级计量法可能可以节约资本,但这是建立在经济上行周期的基础上,因为在经济上行周期内,违约概率较低。但在经济下行周期,实施高级法,违约率可能会提高,这就要求快速增加。”上述国有大行人士坦言。

  业内人士也指出,实际上,国有大行每年的利润增速相对不低,但是由于中央汇金对其持股银行都有分红比例要求,因此资本的内生增长即利润留存就相对受限,这也客观上加剧了其资本压力。

  银行再掀补充资本大潮

  在这样的背景下,多家商业银行再掀补充资本大潮。

  近日,南京银行发布公告称,拟向特定对象非公开发行不超过10亿股,募集资金不超过80亿元。该行前三大股东—————南京紫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法国巴黎银行和南京高科股份有限公司已明确将进行认购,承诺认购总额依次为不超过15亿元、25亿元和15亿元。

  平安银行日前也宣布,拟通过非公开发行方式,向包括平安资管等在内的不超过200名符合规定的投资者,最多发行两亿股优先股,募集不超过200亿元资金,用于补充该行其他一级资本。同时,拟向包括中国平安在内的不超过10名投资者,非公开发行10.7亿股普通股,融资不超过100亿元。

  优先股也成为一些银行的选择。农行8月14日上报发行优先股计划,总规模为800亿元。农行副董事长、行长张云在业绩发布会上透露,计划今年发行优先股400亿元,成功后,农行的资本充足率会有0.4个百分点的提升。除此之外,工行、中行、浦发以及兴业银行也公告称将发行优先股。

  不过,有分析认为,虽然优先股呼声很高,但基于目前较高的市场利率现状以及银行股或将豁免“强制分红、可累计”等条件,发行成本很高,且现在仅在少数银行中试点,因此发债融资也成为商业银行缓解资本压力的选择之一。

  截至目前,工农中建四大行全部加入了二级资本债券的发行队伍,其中工行发行200亿元,建行发行200亿元,中行发行300亿元,农行发行300亿元,四大行共计发行了1000亿元的二级资本债券,用于补充二级资本。

  分析人士指出,资本压力问题的最终缓解,还需要银行自身业务增长模式的改善、定价能力的提升和建立科学有效的资本自我约束机制等,外源的资本补充无法根本解决问题。

  上述国有大行人士也坦言,在经济下行风险上升的情况下,资本充足率可能会超越贷存比成为制约银行贷款的最重要的一道墙,且这一天可能很快就会到来。在这种情况下,若监管层不能够及时调整资本充足率监管要求的话,下一步对银行支持实体经济发展将形成很大障碍。

  (:newshoo)

儿童笑话
房产纠纷
租房知识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